因此向东南亚转移有很大市场

2020-05-30 05:27

2014年12月16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商务部月度发布会上称,“一带一路”是国家的重大战略布局,商务部作为负责外贸和对外合作的部门,目前在推动“一带一路”方面有五个重点,首先就是按照中央总体部署,抓紧制定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规划的时间表和路线图。

此外,中国的过剩产能在东南亚正是一些发展中国家所需要的,因此向东南亚转移有很大市场,可以为东南亚地区的经济转型和扩大就业创造条件。

“一带一路”战略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它将伴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而成为我国对外战略和企业商业战略的有机结合。

“最后一个意义我觉得对大国关系会有所帮助,特别是中美关系和中俄关系。”何亚非表示,“‘一路’建设涉及的中美关系,‘一带’往西走主要是中俄战略协作关系怎么促进。”

“许多华商在港口建设、物流、临港经济、基础产业方面都有经验,可以与中国的企业进行强强联合。”何亚非重点推介了华侨的重要作用。

“一带一路”建设,特别是海上丝绸之路对于投资来说意味着什么?

其次,丝绸之路设想主要是从区域一体化、经济一体化和与周边国家建立互联互通为主的利益和命运共同体出发,把亚洲发展跟中国的发展结合起来。他认为,亚洲是全球发展最快的地区,亚洲的发展代表着世界经济发展的前沿。

何亚非还建议加强人文交流,因为投资要考虑社会环境。“东南亚的华人华侨发挥着非常大的作用。现在,全球大概有2万多家华人学校(非孔子学院),东南亚是华人办校办得最好的。所以我想,通过华人学校达到人文交流的目的、传播中华文化也是很有意义的。”

“第四个意义在于为中国经济寻找一条出路。”何亚非说,中国经济要发展就必须要走出去、必须跟周边的经济发展相结合。“我们提出了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等。中国企业走出去自然要带动人民币区域化或者国际化的步伐加快。”

2014年12月20日,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副主任何亚非更在第五届财新峰会上,详解了“一带一路”战略对国家、企业的意义以及如何促进 “一带一路”战略落实。

在区域金融合作方面,2012年的数据表明,东南亚的五大银行里有3家是华人银行。何亚非建议,发挥这些华商银行的作用,推动这些国家参与中国所创办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

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到2020年,东南亚基础设施投资规模大概达到15000亿美元,缺口达7000多亿美元。

一来可以弥补中国周边安全的短版。“因为历来我们周边安全是一个问题,那么投资首先考虑的就是安全问题。”何亚非说。

“一带一路”建设中,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建设是最重要的一步,建好基础设施,才能带来企业投资和人员的互通,“一带一路”建设才能落到实处。

“第三个层面的战略意义关乎全球治理跟区域治理。”何亚非说,特别是东方整个区域一体化和区域治理。

目前,全球大概有6000多万华人华侨,在东南亚就有4200多万人,占全球总数的68%。“他们的实力很强。我们初步统计全球华商的资产大概是5万亿美元,80%集中在亚洲特别是东南亚地区。”何亚非说,华商除了经济实力雄厚还有文化上的优势,兼通中外文化,“所以我们首先考虑利用华人华侨的优势来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创造有利的条件。”